玉势不能摘下来 大炕上的肉体乱第2部分

  今年的青少年绘画比赛全部落下了帷幕,夏星河荣获油画比赛高中组的二等奖,一等奖和二等奖的其他几名选手都是专攻绘画的艺术生,作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夏星河能够拿到二等奖,确实是不错的成绩。


  这一批获奖作品将在会展中心进行为期两天的展出,吸引了全市大批美术爱好者前去参观。适逢暑假的周末,会展中心人满为患,有很多家长都带着自己学画画的孩子来参观了。

 

http://xs.megoq.com/images/1558700005156.jpg


  夏星河穿着一身海军领的连衣裙,踩着一双学院风的黑色皮鞋,甜美可爱,她和苏遇一起走在路上,回头率很高。


  会展中心的展厅很大,灯光打在绘画作品上,更好地还原了色彩,也增添了一份美感,今年的画展主办方邀请每一位获奖者根据自己画的意象写了一句话,裱在了画框的右下角。


  不用夏星河带领,苏遇在油画区环视一圈就径直走到了夏星河的画前。


  “你认出了我的画?”夏星河有些惊奇。


  “昨天在你家画室看过你的作品,这幅和你的风格最像。”


  风格呀……他竟然能记住我的作品风格,夏星河嘴角勾了勾,甜蜜的情愫在心头荡漾。


  那里已经围了一圈人,有一位母亲抱着她的女儿站在夏星河的画前。


  “妈妈,这幅画的名字叫什么呀?这个太阳的颜色好漂亮啊。”小女孩还不识字,奶声奶气地问母亲。


  年轻的妈妈指着作品名字回答:“旭—日—初—升—,宝贝,这就是早上的太阳的意思。”


  “那画画的哥哥姐姐留了什么言呢?”


  “初升旭日最是振奋人心,也愿你的未来万丈光芒。”


  这幅油画的构图很简单,一轮旭日从海平面上升起,但整幅画简单而又不单调,色彩鲜艳有张力,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,表现出了作图者夯实的功底,也展现出了作者明亮的心境。


  这幅旭日初升图在一排构图复杂的油画中最能抓人眼球。


  “你觉得我画的怎么样啊?”夏星河问道。


  “很好,恭喜你,多年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”苏遇没有扭头,看着那副旭日东升图回答道,“很有……张力和朝气,让人觉得周围都亮了起来。”


  得到苏遇的赞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夏星河心中雀跃,语调轻快地说道:“其实这幅画有你的功劳。”


  “我的?”苏遇惊讶地看着夏星河。


  “嗯,今年年初快要临近截稿日期的时候,我依旧为不知道画什么而焦头烂额,于是今年生日我连办party的心思也没有了,前一天爸爸妈妈就带我去了海边度假,我一夜无眠,蜷缩在沙发上听着夜晚的海浪声,正巧遇上了海上日出。广阔、瑰丽、壮观。”


  夏星河看着那副画缓缓说道,仿佛透过这幅画看到了几个月前的日出和蜷缩在沙发上的女孩,“那一刻,我想到了你,想祝你生日快乐,想和你一起分享这壮观的日出,于是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”


  想到这十几年来苏阿姨和苏遇的辛苦的生活,夏星河的眼眶有些湿润,她看着苏遇的眼睛,说道:“能够以这种方式跟你分享这一幕,我很开心,我也希望这迟来的生日礼物能够让你开心,这句话也是对你说的,苏遇,你就如同这初升的旭日,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苦尽甘来,充满希望。”


  看着那双鹿眼逐渐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,苏遇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夏星河,你……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声音带有一丝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紧张。


  夏星河对苏遇的“特殊”他不是没有感受到,只是平常学习和生活的压力很大,他很少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,另一方面,他也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一层窗户纸就在他们之间,直觉告诉他,不要去捅破。


  但是今天,鬼使神差地,他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了。


  夏星河心里咯噔一声,心弦绷紧,眼泪都给吓回去了,满脑子都是:“天呐,他发现我喜欢他了?”、“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表白?”、“如果表白的话,是不是会吓到他,他会不会远离我?”、“气氛这么好,夏星河你别怂啊!”


  这时候突然涌进了一圈小学生,由画室老师带领来参观作品,原本还算安静的场馆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夏星河耳边嗡嗡,脑子里面更乱了。


  “因为……因为我……”夏星河心中百转千回,想要说的话在嘴边打了一个圈又咽进肚子里了,“因为我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啊。”


  “最好的……朋友?”苏遇心中松了一口气,又隐隐有点失落,异样的情绪让他觉得有点陌生和烦闷。


  “对啊。”夏星河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我们一起长大,我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,不会因为我是夏家的女儿就对我有什么不同。


  不喜欢的人你就不会靠近,不管对方的身份,违背原则的事情你就不会去做,不管可以从中获得多大的好处。我非常喜欢你这样的性格,很真实,也很难得。”


  苏遇没说太多,只是抿了抿唇,“谢谢,谢谢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
  夏星河心里松了一口气,吐槽道:还好他信了,说得这么溜,连我自己都要信了。


  苏遇说完之后,夏星河一时接不上话,两人都扭头看画,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,就在夏星河奋力想要重新打开话匣子的时候,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叫唤声:“夏星河!”在周围嘈杂的环境中依旧很明显。


  夏星河扭头,看见一个穿着粉色花衬衫的男生朝她招手,笑出了一口白牙。


  夏星河愣了三秒,大大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,她跑向那个男生,“顾羽弘!哥!”她在那个男生张开的双臂前来了一个急刹车。


  顾羽弘抖了抖肩膀,“Comeon,givemeahug~”


  “我又不是小姑娘了,在公共场所要矜持。”夏星河搂上了他的胳膊,“你从美国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?”


  “怎么就不是小姑娘了,你也就才在我肩膀这儿啊。”顾羽弘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,特意让姨父姨妈别跟你说我回国的事情,到了你们家之后姨妈告诉我你来画展了,恭喜你,想要什么礼物,随便选,哥哥给你买。”


  顾家和夏家是世交,顾羽弘的母亲和李颖是表亲姐妹,她有时间就会带着儿子到夏家来玩,俗话说,一代亲,二代表,但这两个孩子打小关系就很好。


  顾羽弘随母亲,天生一副好皮相,皮肤比很多女孩子都要白,虽然他成天小姑娘小姑娘挂在嘴边,他也就只比夏星河大了半岁。


  “苏遇,这个是我表哥,我们小时候都一起玩过的。”夏星河看向苏遇。


  还不等夏星河给他介绍,顾羽弘就说道:“苏遇啊,我记得,那个做饭很好吃的苏阿姨的儿子,好久不见了。”说着就朝他伸出了手。


  “你好。”苏遇也伸手和他碰了碰,随后对他们说道,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


  “这么早就回去了吗?”夏星河有些失落,朝他挥了挥手,“好吧,后天上课的时候见哦。”


  看着苏遇的背影消失在了场馆入口,夏星河叹了一口气,心情着实是有些复杂。


  “人都看不见啦,你还在看啥呢?”顾羽弘敲了敲她的脑壳,“那个书呆子怎么还和原来一样呢?从小就是一副冰山脸。”


  “什么书呆子啊!”夏星河反驳道,“人家会做的比你多多了,再说那哪是冰山脸,那叫高冷禁欲,现在的女生就喜欢这种的呢。”


  “欸,你这个小姑娘尽会胳膊肘往外拐,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看不出!”


  夏星河朝他做了一个鬼脸,跑走了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