嗯啊~好痛,,教室里的娇喘 前两天接了一个外国客人

  在这里,她格格不入,即便生活了一年,她还是没办法让自己融入。

 然而毕竟也在这里生活了一年,她再如何不适应,也不得不逼自己适应,至少,她已不觉得那时而怒涛汹涌、时而轻柔细语的海潮声有多难听,也不觉得那总让她浑身黏腻的海风有多讨厌,甚至渐渐喜欢上这慵懒的气味。

    总之,除了上学这件事,她还是喜欢这片美丽的海岸以及这些对她十分和蔼的邻居长辈们。

    “绮恩,放学啦!今天要买什么?”卖猪肉的老板娘看着只到她腰间的杨绮恩,轻声问。

http://xs.megoq.com/images/15500213005156.jpg

    看着挂着新鲜现宰肉块的猪肉铺,年仅十岁的杨绮恩一点也不害怕,甚至和长年在市场买菜的婆婆妈妈一样,伸出细白娇小的手指,按了按面前的腰内肉,脆声说:“张阿姨,这个给我切一百,再秤五十块钱的排骨。”

    “没问题!”老板娘拿起她挑选的肉条,又问:“要煎还是炸?”

    “要煎,帮我切薄一点。”妈妈不喜欢吃油炸食物,所以她大多都是用点油煎煮或是直接水煮。

    “好。”老板娘熟练的把一百块钱的肉片切好,又包了五十块钱排骨,递给她,“好了,拿好,别掉了。”

    绮恩接过,递了钱,才露出笑,“谢谢张阿姨,明天见。”

    “好,明天见。”老板娘笑着和她道别。

    买好肉,她抖了抖肩上沉重的书包,绕到另一头的菜摊,看着摊子上青翠鲜绿的蔬果,斟酌着今晚的菜色。

    菜摊的陈奶奶见是她,笑着朝她走来,“绮恩呀!今天要买什么?高丽菜怎么样?今天这批高丽菜是梨山的,很甜哦!”

    原本就犹豫着要买高丽菜还是空心菜的绮恩一听,马上点头,“好,陈奶奶,麻烦你帮我挑颗小一点的,然后再帮我拿条大黄瓜。”她今晚要煮大黄瓜蛤蜊排骨汤。

    “好。”陈奶奶笑呵呵的帮她挑了颗翠绿小巧的高丽菜,又拿了根最小的大黄瓜,放在磅秤上。

    绮恩也没闲着,挑了几条小黄瓜,打算做凉拌黄瓜,想了想,又转身去拿了两颗马铃薯和一条红萝卜。

    陈奶奶接过她装菜的菜篮,一边秤着斤两,一边问:“今晚要吃咖哩呀?”

    “嗯,”她点头,笑得很甜,“妈妈和我都喜欢吃咖哩。”

    见她笑的甜,两边小小的梨窝煞是可爱,陈奶奶也笑了,收了钱,将装菜的塑料袋提给她,温声吩咐,“有点重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 “谢谢陈奶奶,我会小心的。”绮恩很有礼貌的朝她道谢,接着往另一边的鱼摊走去。

    今天她常买的鱼摊没开,她只好走到另一间新开的摊贩,向老板要了一斤新鲜的蛤蜊。

    “只要一斤?”鱼贩老板捞蛤蜊的手一顿,又说:“小妹妹,一斤蛤蜊很少,你一家人怎么够吃?”

    绮恩闻言,原本还带着笑的小脸微微一滞,低声说:“我家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,一斤就够了。”

    “怎么才两个人?你爸爸没回家吃饭吗?”鱼贩老板一边将秤好的蛤蜊装袋,一边问着。

    绮恩的脸色有些难看,抿着唇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 鱼贩老板见她没说话,也没多想,又推销了几条新鲜的鱼,谁知她仍然不说话,付了钱接过那袋蛤蜊,也没道谢,就这么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 看着那小小的背影,鱼贩老板拧眉,脸色难看,“现在的小孩真是没礼貌,连句谢谢都不会说。”

    隔壁的陈奶奶听了,走了过来,低声说:“绮恩哪里没礼貌,那小孩才十岁,每天放学就来黄昏市场买菜,赶着回去煮饭给她妈妈吃,这么乖的小孩,要不是你说错话,她怎么会不理你。”

    鱼贩老板很无辜,“那蛤蜊一斤真没多少个,我也不过是要她多买一点,这也算说错话?”

    “不是这话,”陈奶奶叹了口气,才又说:“你刚来我们市场没多久所以不知道,只是下次再遇到她,千万别提爸爸这两个字。”

    鱼贩老板愣了愣,这才反应过来,低声问:“那小女孩没爸爸?是死了还是离婚了?”

    陈奶奶摇头,“不知道,没人听她说过,但每次只要有人提到她爸爸,她就会像刚才那样,不说话不理人,之前刚搬来时更糟糕,秤好的东西也不要了,闷着头就跑,怎么喊也不回来,现在至少还会记得把买的东西拿走。”

    鱼贩老板听了,也不怪她没礼貌了,毕竟是他先挑起人家的伤心事,又和陈奶奶哈拉几句,才回摊子继续叫卖。

    走出黄昏市场,杨绮恩从一开始的快走到最后迈开双腿跑了起来,背上的书包和两手装着蔬果鱼肉的塑料袋让她跑得很慢甚至很喘,但她没有停下脚步,反而加快了速度,直到看见那片广阔的海洋,她才慢慢停下脚步。

    小小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她大口大口的喘气,站在无人的堤防旁,有些急促的呼吸着这带着咸味的海风。

    她原本很讨厌这让她身上、脸上总是黏腻的海风,可自从有一次她坐在堤防上哭,尝到自己脸上那又咸又涩的味道后,她就喜欢上这和眼泪很相似的海潮味。

    这味道让她觉得海在哭泣,就像是代替她在哭泣,所以每次只要她想哭,她就会跑到海边,用力的呼吸、用力的闻着这股类似眼泪的味道,那么她就能忍住不哭。

    她长大了,已经十岁了,不再是那个整天只会哭的小女孩,她会扫地、会拖地、会洗衣服还会煮饭,妈妈常说,她很棒、很乖,知道妈妈上班累,所以帮忙做家事,是妈妈的心肝宝贝,所以她不能哭,这样她才能一直当妈妈的心肝宝贝,这样妈妈就不会不要她……

    直到眼眶里的湿润被海风吹得干涩,她才松了松手指,等手上那因提着重物而发麻的感觉稍微好一点,她才再次迈步,朝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 现在是傍晚五点多,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,大多都回去准备晚餐,她也不例外,她要赶回去准备晚餐,并且在七点前把晚餐做好,这样累了一天回来的妈妈才有热腾腾的饭菜可以吃。

    想到这,她精神一振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 她们住得比较偏僻,离海边及小镇热闹的广场有段距离,不过这些地方她上下学都会经过,早上妈妈会送她上学,放学的时候,她会沿着海边的堤防慢慢走,并顺路绕去黄昏市场买菜。

    刚搬到清风小镇时,她才九岁,市场里的叔叔婶婶知道她要自己煮饭时担心得不得了,甚至还趁妈妈休假时跑来家里,责问妈妈怎么能让她一个小孩子进厨房、用瓦斯,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……

    她很担心,担心妈妈因为这样就不让她进厨房,但妈妈什么也没说,只让她去炒一盘炒饭过来,那些叔叔婶婶听见这话,又开始吵个不停,她很无助,最后在妈妈淡然却温柔的眼神鼓励下,挣开那些口口声声说是为她好的叔叔婶婶,镇静的走到厨房炒饭。

    随着她熟练的添饭、打蛋、倒油,身后原本的吵杂声慢慢的静了下来,直到她端出那盘热腾腾的炒饭,原本像菜市场一样喧闹的屋子顿时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,一个个惊讶的看着她手上那盘炒得粒粒分明的蛋炒饭。

    那次之后,再也没有人上门指责妈妈,说她不负责任、说她虐待孩子。

    她很开心,因为她知道妈妈不是不负责任,也没有虐待她,相反的,妈妈很疼她,只是她疼她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,她教她扫地、教她拖地、教她洗衣晾衣,甚至还教她买菜煮饭……

    这些事,她七岁就开始做了,因为妈妈说,不论多小的孩子,都得学会独立、学会照顾自己,只有这样,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、才能照顾好她在意的人。

    因为最后一句话,她一直努力做得更好,虽然一开始她扫的地仍有灰尘、她拖的地一样有脏污、炒的菜更是常常焦掉,但妈妈永远没有嫌弃,带着她再重头教过,等下一次她做好时,妈妈会笑着对她说“我们绮恩真棒,看吧!只要绮恩肯努力就会做得很好……”

    想到妈妈脸上的笑容,她也勾起了笑,方才那一点不愉快很快就被她抛到脑后,脚步轻快的转进一条种满矮灌木的小巷。

    远远的,她已看见自己在这住了一年的家,她的家很漂亮,和这个小区的名字“童话小镇”

    一样,是个很像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小屋,贴切一点的形容,就是像小木屋,只是妈妈说屋子的建材不是木头,而是跟一般房子一样用钢筋水泥砌成的。

    童话小镇一共有二十栋的房子,两两相对,而她的家在右手边的最后一间。

    走过用大理石铺成的小径,她来到家门前,有些吃力的打开小庭院前的矮篱笆,随手扣上后,才踏着地上的石板走到大门。

    将手上那颇沉的塑料袋放在地上,她空出手来找钥匙。

    她的钥匙原本是套着红绳然后挂在脖子上,但班上那些讨厌的男生总爱拉她的绳子,将她的脖子勒得很痛,不管她怎么躲,他们就是不放手,最后她只好将钥匙收进书包里。

    翻找了半天,她好不容易找到被书本掩没的钥匙,然而就在她准备打开大门时,脚踝突然一紧,让她吓了一跳,低头一看,竟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不知何时爬到她身后,正紧紧抓住她的脚。

    她蓦地倒抽一口气,然后放声尖叫,“啊——”

 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



已邀请: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